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研究生必讀(1):碩博士授予標準&論文評審重點

      許多博碩士生(和畢業生)都不知道學位論文的審查重點是什麼,評分的依據是什麼,及格和不及格的衡量標準又是什麼。結果做研究與寫論文時沒有方向和重點,交出論文後和口試時緊張到幾乎要抓狂。
      然而,英語系國家的學位論文與口試審查重點在學界都有高度共識,連口試的問題都離不開最常問的十二個問題。而且這十二個問題還可以再被精簡成 3~4 個核心問題。
      如果從一入學你就知道這些「考古題」,研究所期間是不是會比較有方向感,比較有效率,也可以省掉一些沒必要的焦慮?

《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9/06 上市

      聯經出版社的計畫是要在九月六日讓《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這本書上市,博客來的網上訂購日期有時候會早個兩、三天。
      從今天開始,我會先寫一個系列的文章,冠以「研究生必讀(n)」的標題,目的是:(1)為這一本書寫一些較簡要而易讀的入門文章,希望能讓讀者在九月六日拿到書以前就先了解一些研究生必需知道的關鍵知識,拿到書後讀起來會較有熟悉感且容易讀進去和吸收。(2)附上相關資料的網頁連結,方便有心進一步了解的讀者。
      我希望這一系列文章和《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這本書可以互補短長,讓讀者從而獲得更大的助益。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愛情與幸福的「科學」?

      BBC有過一系列的節目叫「The Happiness Formula-The science of happiness」,NGC好像也有過一系列的節目叫「The Science of Love」。雖然受訪者往往是全球頂尖的學者,我卻總是把它們當成「綜藝節目」,而且常覺得鬼扯到看不下去。
      我可以接受「The scientific studies of love and happiness」,但是無法接受「The sciences of love and happiness」,因為兩者的差異就像今日的自然科學與中世紀的鍊金術那麼地遙遠。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正向心理學的論戰和隱憂

      正向心理學的發想始於1997年冬天,接著 M. Seligman 在 1998年擔任美國心理學會(APP)主席期間大力提倡和推廣,約莫五年後媒體就競相報導。
      然而心理學界在 2003年就已經有過一場關於正向心理學的激烈論戰,2011年時美國心理學會的官方刊物有一篇報導流露了對正向心理學庸俗化與誇大宣傳的憂心。
      然而中文世界裡對相關資訊的提供嚴重地失衡。想應用正向心理學提升自己或他人「幸福感」的人,最好主動搜尋相關的英文學術資訊。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能不能活得深刻一點?

      很多人一輩子活在淺顯(不需費力學習就可以感受到)的情感、思想與價值裡,從來沒有機會(也不曾用心)認識較深刻一點的情感、思想與人生價值。如果一個國家各領域、各階層的決策者都如此,這個國家是否還適合養育子女,就成了問題。
      經濟不發達與產業的困境都還可以忍耐,情感、思想、人生觀與文化素養的淺薄卻可能讓許多人枉費一生地活成「沐猴而冠」。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我的美術史

      我對中國美術史的理解幾乎是全憑自己從頭摸索、建構起來,迥異於任何一本中國美術史的書所講授的;連我對歐洲美術史的理解也幾乎是全憑自己從頭摸索、建構起來,迥異於任何一本中國美術史的書所講授的。
      這個過程讓我費盡心力且備嘗艱辛,卻也讓我因而認識了人類心靈裡最深刻、偉大、莊嚴而近乎神聖的領域,使我覺得「此生足矣,死而無憾」。
      然而這是一個文化史裡幾乎沒有人在談的領域,因為有能力辨識人類心靈最深處與最高處的史學家太少;大家都在談可以從文件與器物外貌辨識的「風格史」,誰要是敢去談文件與器物背後的「精神史」,都會被同業批駁到體無完膚——史賓格勒就是其中典型。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歷史的碎片、拼湊與想像

      歷史研究的最終產品往往不是「真相」,而是關於「真相」的合理拼湊與想像。尤其當你想了解的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事件」,而是看不見的「動機」、「情感」、「思想」與「人性」時,想像的成分往往要遠超過記載事實的碎片。
      從事實的碎片去拼湊真相的過程,很像是一個考古學家在上古彩陶遺址裡用碎片去拼湊彩陶的原貌那樣地艱難而充滿不確定性,甚至還要再加上千百倍的艱難與不確定性。
      讓我們來具體想像彩陶碎片的復原過程,藉以揣摩文化史的生產過程有多艱難與不確定。